贵州松桃警方严查高考舞弊

更新时间:2021-06-20 14:09:11 作者:荀兴朝 阅读:5594

6月7日,2010年全国高考在各地如期举行。

开考前5天,中国青年报记者收到一封举报信,称“我们这里是一座相对偏远的小县城,高考作弊现象非常严重!很多考生已经购买了作弊器材……听上届高三的说很多人就是靠作弊考上大学的……由于高考升学率与学校和相关单位的利益有很多关系,所以‘外严内松’是我们这里监考的潜规则。”

举报人称自己是在当地一所高中就读的高三学生,但没有说明自己所在的县城,只是留下了一个邮政编码。经查询,该举报信发自贵州省铜仁地区松桃苗族自治县。

在核实举报线索过程中,记者在松桃当地人气很旺的“松桃热线”网站上发现了一个题为《2010年松桃高考将出现大规模的集体作弊》的帖子。发帖人“松江来客”称,前段时间松桃的一位朋友在他那儿购买了无线纽扣摄像机、车载电源逆变器、无线视频收发器、对讲机、无线隐形耳机等作弊设备,并亲眼目睹了整个模拟作弊测试过程。

进一步核实线索后,中国青年报记者赶往贵州松桃。经过数天的暗访,一个不法分子利用学生组织多个作弊小组疯狂作弊的内幕被逐步揭开。

公开的秘密

松桃是位于贵州省东部山区的少数民族自治县,东临湖南、北靠重庆,地理位置相对偏僻,是国家级扶贫开发县。

6月5日,中国青年报记者辗转赶到松桃县。松桃民族中学高三学生王涛(化名)向记者叙述了他亲眼看到的当地高考舞弊准备情况。

离高考还有一个多月,王涛所在的班上就有不少人公开讨论怎样进行高考舞弊。参与讨论的多是平时模拟考试成绩排名靠后的考生。

一名牛姓考生说,自己已经买好了能保证考上二本的答案,能否考上大学就在此一搏了。

一名今年在松桃民族中学高三11班补习的考生称,去年因为信号不好没有考上,今年已经买好了设备准备再来。

受访的多位同学称,去年就有不少考生通过作弊的手段考上了大学。

记者在松桃民族中学网站上查询到,该校在2008年高考中有59人上一本线;2009年,一本上线人数翻了一番,达到120多人。

一名松桃民族中学的考生对记者说,在松桃作弊已经不是非常避讳的事情了。考前,很多购买了作弊设备的学生干脆不来上课了,来的话也是聚在一起讨论如何作弊。

有学生向老师反映此情况,曾有老师说,只要不太明显,老师就不会和你较真。

据记者暗访了解,作弊考生采用的设备主要是能接收文字信号的尺子、能接听声音信号的无线隐形耳机和能接收并显示图像的橡皮。

那么,这些作弊设备从何而来?购买了设备准备作弊的考生数量又有多少呢?

有组织的高科技作弊

网友“松江来客”5月20日发表在“松桃热线”上的《2010年松桃高考将出现大规模的集体作弊》帖子中提到,有松桃当地人从他那儿购入了大量用于作弊的设备。但记者发现,该帖出现一周后就被屏蔽了。一位知情人士称,该帖是在铜仁地区网监局的两次要求下被屏蔽的。

经过努力,6月6日,中国青年报记者通过“松桃热线”的一名资深网友向发帖人“松江来客”李明(化名)了解了相关情况。

李明在帖子中称,他在贵阳做安防监控设备生意。今年5月,一名松桃籍男子找他购买了大量无线纽扣摄像机、车载电源逆变器、无线视频收发器、对讲机、无线隐形耳机等设备。

李明称,他当时并不知道该男子购买这些设备干什么用,但后来因为设备运行出现问题,他受邀来松桃测试设备。这时他才知道,这些设备将用于高考作弊。

在作弊组织人的要求下,在松桃期间,熟悉无线电技术的李明参与了整个设备的运行测试。

据李明介绍,无线纽扣高清摄像机是用于偷拍试题的,考试时由作弊团伙事先安排好的考生带入考场,偷拍后再通过无线电设备将试题图片传输到考场外,利用专用的采集卡进行接收,而后试题图片会通过互联网传送到考场外专门负责做题的人那里,做完题后,答案会源源不断地通过无线电信号传输到考生带进考场的专用尺子、橡皮和无线电耳机上。

实地参与设备调试的李明称,作弊考生用于接收信号的作弊工具大致有三种,按照安全性的强弱依次为:可以接收文字的尺子、可以接收声音的无线电耳机、可以接收图像的橡皮。为保险起见,这三种设备会同时启用。

李明透露,测试时,该作弊团伙准备了两种方式传送答案信号。一是在安装了车载电源逆变器的汽车上传输,另一种方式是在靠近考点的房间里传输。

在参与实地测试时,李明曾看到过该作弊团伙登记已交钱买了答案的考生名单,有“很多人”。

这只是今年在松桃组织作弊的团伙之一。调查中记者发现,当地考生竟自发组织了多个小组购买了设备和答案筹划作弊。

6月6日,记者以准备为将要参加高考的弟弟购买答案为由电话联系了一名已购买了设备准备作弊的考生王强(化名)。王强称,自己所在的团伙有一二十名考生参加,费用是包干每人6000元,考前已经做过测试,可以保证安全性。

记者提出加入团伙,该考生给记者提供了另一个团伙联系人小马的电话。

记者拨通小马的电话,得知小马也是一名高三考生,他不仅自己购买了作弊设备,还作为中间人联系其他考生购买设备作弊。

记者提出想从小马处购买答案,小马先是警惕地接连问了“你家在哪里”、“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码”、“在哪所学校读书”等几个问题,而后称“你等我电话,我帮你问一下负责人”。

松江边的“游击战”

今年松桃县的高考考点有三处,松桃民族中学为理科考点,松桃民族寄宿制中学(当地人俗称“三中”,以下简称“三中”)为文科考点,松桃二中为艺术类考点。

滨江假日酒店位于松桃县开发区,前与松桃民族中学隔路相对,后与三中隔河相望,与两个考点的距离均约1公里,该酒店楼高7层,7楼正在装修,其余6层已投入使用。

按照用于作弊的无线电发射器位置越高信号越清晰、传输距离不超过两公里的要求,无论是高度还是距离,该酒店都是最为理想的传输答案信号地点。

6月6日下午,记者来到滨江假日酒店订房间,前台接待人员称6楼的房间已经住满,现在只有一个刚刚退出来的房间。

记者入住了这个位于6楼的房间。当晚约11时,记者外出后返回酒店乘坐电梯时,一名中年男子跟随记者上了6楼,到6楼后记者发现此人在电梯口徘徊,出于安全考虑,记者佯称上错了楼层并转身下了楼梯,而后又返回6楼。此时,这名中年男子上来进行盘问,并将记者带进6楼的一个房间。

房间里有数位身着警服的人,要求查看记者的身份证。查看完后,记者返回房间,不到半个小时,两位警察又进入房间搜查了记者的行李。

记者当晚从该酒店经理处获悉,当晚警方搜查了该酒店的所有房间,带走了十多个涉嫌组织高考作弊的人,缴获了大量作弊设备。

6月7日,松桃大雨。高考第一场开考后,记者在松桃民族中学考点外蹲守,并走了两公里的泥路绕过该考点的后山查看,并未发现可疑车辆。

但考试结束后,一位守候在考场外的家长称,安装在考场内的信号探测仪器感应到不明信号,高考组织部门临时从外地调来了一辆安装了信号干扰仪器的车辆进行干扰。

6月7日中午,“松桃热线”的一名会员联系到了一名小组成员,该小组是由几名学生自发组成的,凑钱购买了设备,并准备在网上买答案进行作弊。记者提出准备购买次日英语考试的答案,并要求查看发射设备。

该考生同意记者跟随他到存放信号发射器等作弊设备的地方查看,记者惊讶地发现,这个作弊小组的据点竟在前一天晚上警方地毯式搜查过的滨江假日酒店6楼,只与记者入住的房间相隔两个房间。

记者看到,房间内有5个年轻人,两张床上摆满了信号发射器、无线电耳机、带有隐蔽显示屏的尺子等大量作弊设备。在该房间洗手间内有一个短梯,房顶的大灯被取了下来,天花板上出现一个缺口,这名考生称,“这是为防备警方查房,隐藏作弊设备用的。”

这名考生当场向记者演示了接收信号的设备。安装有隐蔽显示器的尺子和眼镜盒,肉眼看起来都是非常普通的物品,但一旦用一个带磁性的特殊质地的笔靠近尺子,安装在尺子上的显示屏幕就会出现,并能清晰地显示通过信号发射器传输的文字。尺子上安装有屏幕锁,遇到紧急情况,一旦锁定屏幕就无法查看。

这名刚刚下考场的考生称,他们这个小组在上午的语文考试中并未用无线电发射器传输答案,原因是“上午另外一个作弊小组在隔壁房间发射信号时,被警方追踪定位,很多人被抓了,三中考点也抓了不少人”。

但这名考生称,小马那个组(作弊)成功了,用的也是这种设备,而且没有人被抓,原因是“他们那一组有大人一起弄”。

该考生称,上午他用手机接收短信的方式作弊成功了。“我今天带了两个电话,进门搜身的时候我直接将其中一个手机放进纸袋子里,然后避开感应器就直接把另一个电话带进去了。”

“考场内不是装了屏蔽仪器吗?还有手机信号?”

“上午我们拿电话就可以发。”这名考生答道。

房间内另一名刚下考场的考生说:“尺子可以带进去,放在内裤里就行了。如果感应器报警了,说是皮带就行了。”

这名考生还说,“我在的那个考场上午有几个用尺子作弊的被抓了,但如果你穿着松中(即松桃民族中学,下同——记者注)的校服就不会被抓。”

用手机作弊成功的考生称,这可能是“学校要照顾升学率”。

王涛也注意到,考试当天,他们班买了答案的考生都穿了松中校服,而这些人平常是不穿校服的。

6月7日下午,王涛向记者举报称,在下午综合科目考完后,他见到两个他的同班同学从三中附近的一处民房中走了出来,其中一个同学告诉他,“我们去看设备了”。

6月8日上午一大早,记者冒雨赶到王涛举报的那个三中附近的可能是一处信号发射点的民房。记者看到,这处民房有两层,位于三中大门口附近的松江大桥旁边,与考场的距离不足500米,在该位置发射信号非常理想。

6月7日晚,松桃普降暴雨,松江河水猛涨,6月8日上午有很多当地的居民在桥头看河水,同时也有十多位民警在考场外巡逻。

10时许,记者看到有民警突然闯进记者观察的可疑民房,并押着一个年轻人出了房间。据围观群众称,警方当场抓获了一名传输信号的人,另外两人下楼逃跑了。

6月8日晚,记者再次电话联系到人称“作弊成功”的小马,希望与小马见面。小马在电话里称“我只是个考生,这不是我在负责”,“有人聘请我跟他们联络一下”。他还称,“我们没有出什么事情”。

扩展阅读

欢迎留言: